您现在的位置: 西安丰镇社区教育中心 > 和谐社区 > 新人新事 > 正文

“我的生命在讲台”——记西安丰镇中心初中优秀教师陈永宏

作者:admin 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3211 更新时间:2016-6-11

“我的生命在讲台”

——记西安丰镇中心初中优秀教师陈永宏

12年前,他被诊断出患有强直性脊柱炎,一种被医生称之为不死的癌症;12年来,他承受着病痛和各种并发症的折磨,坚守三尺讲台,寒来暑往,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学生。他就是西安丰镇中心初中教师陈永宏,一个把生命交给讲台的人。

“医生都说这是不死的癌症,反正死不了,能坚持一天是一天”

19858月,刚从高邮师范毕业的陈永宏怀揣童年的梦想,来到了当时的西安丰初级中学,做了一名物理教师。这位在师范就是运动健将的帅小伙,给静谧的水乡校园带来了一股生机:篮球场上有他矫健的身影,乒乓球台前有他迅猛的抽杀,他代表学校从县镇捧回了一个个奖杯。他把青春挥洒在水乡,水乡也给他带来了无数的快乐。

转眼10年过去,陈永宏已从一个教坛新手成长为镇骨干教师。在这期间,他有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。正当家庭和和美美、事业蒸蒸日上,不幸却悄悄降临到他的身上。

1995年春,在一场篮球比赛后,陈永宏突然感到背部有股酸痛,他以为肌肉拉伤,没放在心上。随后的一个多月里,这样的酸痛越来越明显,越来越频繁。直到有一天,陈永宏感到脖子无法转动,这才去了县人民医院检查。

当一纸诊断书送到他手上,这名运动健将几乎站立不住。诊断书上清楚地写着:强直性脊柱炎。医生告诉他,这是个不死的癌症,目前在医学上还没有治疗的办法。

难道就这样离开心爱的讲台?陈永宏心有不甘,他依据医生的推荐,四处寻找偏方,一边却忘我地投入工作,以消减病魔带来的疼痛。

在这期间,陈永宏从镇基本功大赛上拿回了一等奖,在县优秀课评比中获得了二等奖,他的论文《浅谈物理教学中学生兴趣的培养》发表在了初中物理报上。然而,无法改变的是,陈永宏的病情却一天天加重。从办公室到教室短短50米的距离,对于他竟成了一段漫长的路。为了不影响正常上课,他总是提前56分钟去教室。为了给大家减少麻烦,也为了减轻移动带来的疼痛,陈永宏在学校几乎从不喝水,早餐也从原来的稀饭换成了炒饭或干拌面。因为这样,在学校里的这段时间他就可以避免去厕所了。

自从病情诊断出来后,陈永宏的口袋内多了一样东西——消炎药。刚开始,一日三次。后来,为了不让疼痛影响上课,他偷偷加大了剂量和服用次数。超剂量的药物严重损伤了他的肠胃。直至被检查出严重的胃溃疡和大面积出血,陈永宏才不得不恢复成正常的剂量。不过,在学校他有时还会悄悄地加大剂量。

胃病控制了,可强直性脊柱炎带来的并发症——髋关节钙化却无法控制。从2002年到2005年,陈永宏的髋关节钙化越来越严重,每隔一段时间,他都不得不去打封闭针。病情的加重出乎陈永宏的意料。在学校,他总是想方设法瞒着大家;在家里,他却一步也离不开妻子。每天为丈夫洗脚、换洗内衣成了妻子赵玉兰的必修课。

同事们知道后都劝他回家休息,他却淡淡一笑,“医生都说这是不死的癌症,反正死不了,能坚持一天是一天。”

为了方便陈永宏上课,学校准备把他任教的班级调整到他的办公室附近。他找到校领导,很认真地说,“不要把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打乱了,这点困难我能克服。”

2005年新学年开学,学校考虑到陈永宏的病情,坚决地把他的课停了下来,“强迫”他回家休息。陈永宏对次此并不“领情”,他找到校领导“据理力争”:学校本来就师资短缺,加之物理学科教学刚有点起色,这时候让我丢手不管,这是对学生不负责任,也是对西安丰教育事业不负责。在陈永宏的“软磨硬泡”下,学校决定让他只带一个班的物理课。

课务是轻下来了,可陈永宏一点也没闲着。这年秋天学校新分配了4个物理老师,陈永宏知道后主动承担起了传帮带的工作,当起了4名年轻教 师的 老师傅。青年教师王爱亮回忆说, 陈永宏 老师毫无保留,总是想方设法把他的经验和知识传授他们这些年轻教师,每个星期 老师至少要到新教师的课堂上听8节课,发现什么地方容易出错,就及时指出来。年轻教师上公开课, 老师总是把教案先拿去过目,看还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的。王爱亮深情地说,是 老师的人格魅力感染了我们,让我们觉得教不好学生都对不起 老师。在这学期的全县统测中,该校物理学科的均分和优秀率均进入全县三强。

“感谢孩子们,是他们给了我站立的信心和勇气”

在西安丰初级中学三(六)班的教室里,有张普普通通的椅子,虽然陈旧,却一尘不染,朱红的椅把已磨出了光亮。2年来,同学们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它,每天擦洗。

20054月的一天,陈永宏像往常一样来到教室,一眼看到讲台后的这张椅子,眼眶里顿时闪过几丝泪花。他缓步移到讲台边,向着台下努力地欠了一下腰,动情地说,“谢谢你们,同学们。”……

自从新学期开学以来,陈永宏两腿的髋关节软组织已全部钙化,走路时常常发出“吱吱”的声音。站立的时间一长,两个髋关节就钻心的痛。上课时,他不得不用手撑着讲台的两角,以减轻全身重量对髋关节的压迫。即使这样,一节课下来,陈永宏的内衣总是尽湿。

同学们看在眼里,疼在心上。几名班干部从学校活动室找来了这张椅子。从此,大家每天轮流擦洗,从不间断。

由于课堂上常常要板书,陈永宏很少坐在椅子上。因为从椅子上站起来,再转身板书,一个常人瞬间完成的动作,他却要费不少的力。为了提高课堂效率,也为了减轻疼痛,陈永宏讲课时总半倚在椅把上,时间久了,椅把的两个角竟被磨出了光亮。

三(六)班学生祁媛媛回忆说,刚开始的时候,每每看到这个情形,我们这些女孩子总忍不住流泪,就连班上一些原来很调皮的男生也因此守纪律多了。 老师的课堂成了全校纪律最好的课堂。

就在陈永宏与不断恶化的病情作抗争的同时,他的心里却一刻也没忘记学生们。学生梁萍清楚地记得,200612月,她和班上的另外几个同学去县城参加数学竞赛,耽误了两节物理课。因为即将期末考试, 老师在一天放学后,把我们叫到他的办公室,有重点的为我们补上了两节物理课。梁萍说,那 时侯陈 老师和我们说话都很吃力,手经常会不自觉地发抖,脸上常常会渗出汗珠。可他每天总要等我们上晚自习后才回家。因为他怕有学生向他询问不懂的,也怕自己在讲课时还有什么遗漏的,好及时给学生补上。

如今,那张见证师生之情,见证陈永宏与病魔抗争的椅子还静静地躺在那里。提起这些,陈永宏有些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:“感谢孩子们,是他们给了我站立的信心和勇气。”

“手术成功了?!我还能重新站起来,回到校园里”

200759 的省城南京,迎来了久违的晴天。

在省人民医院的病房里,陈永宏缓缓地睁开眼睛,深情地望着身边的妻子,“玉兰,手术怎么样?”“医生说手术很成功,只是还得观察一段时间。”赵玉兰轻轻地回答道。“手术成功了?!我还能重新站起来,回到校园里。”陈永宏的嘴角闪过一丝笑意。“先别想那么多,养好了身子再说。”赵玉兰听着丈夫的话鼻子一酸,说完便扭过了头。

这是陈永宏站上讲台22年来第二次躺在病房里,上次因为胃部大面积出血在医院住了一星期。这次,省人民医院的医生用人工股头换下了他完全钙化的左腿髋关节。

从离开学校到实施手术已有一个月,这对于陈永宏来说是那么漫长,其中的许多事已记不清楚,可他还记得48日的下午。那天下午,他像往常一样准时来到学校。还有两个月就要中考了,校园里到处是复习迎考的紧张气氛。陈永宏的心里闪过一丝不安,他担心自己的身体能不能坚持到中考那一天。因为越来越强烈的疼痛和从没有过的疲惫时时袭来。这天,他坚持上完最后一节课,破例的提前回家了。已是深夜,陈永宏辗转难眠,钻心的疼痛让他几乎昏过去。第二天一早,陈永宏真的没能爬起来。

就这样,陈永宏被送到了省人民医院。检查结果很快出来:两个髋关节坏死、全部钙化,急需手术。医生随手将化验单交给赵玉兰,不解地说,“你们这些家属怎么搞的,要是再耽误几个月,他的两条腿就废了。”看到妻子欲言又止,陈永宏满脸愧疚,连声对医生说,“是我大意,拖下来的。”

手术还没开始,意外又出现了。在例行的手术前身体检查中,陈永宏的血色素只有6毫克,不及正常人的一半,根本不能手术。医生建议,养好身子再做。望着病床上的丈夫,赵玉兰心里涌起一阵酸楚,当年183150斤的帅小伙如今只剩下110斤。

为了节省费用,陈永宏决定回家休养。住院的这些天,陈永宏人在病房,可心却一刻也没忘记即将中考的学生们。这次,他选择回家休养就夹着一个小小的私心:为学生们上网找些试题。

回到家里,只要妻子不在,陈永宏就偷偷上网,下载物理学科的试题,然后按章按节编成试卷,通过信箱发送到学校。陈永宏的秘密被妻子发现了几回,赵玉兰却装作没看见。因为她知道丈夫的个性,在学生问题上,她拗不过他。

……

这些天,陈永宏特别开心,这不仅因为手术成功了,一批批学生来看他,更因为学生为他带来了好消息:祁媛媛被宝中提前录取,梁萍以691分考取宝中,全校179人被各类高中录取,比去年净增61人。

望着床头上学生送来的鲜花,陈永宏仿佛看到了一张张笑脸。他希望暑假快点过去,希望右腿的手术早点做完。因为他知道,做完右腿手术,他又可以回到心爱的讲台……

【字体: 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